秦皇岛港铜精矿惊雷:29万吨货物离奇”失踪”,近60亿窟窿难补

导读:货物到底是怎么失踪的?

在没有货主指令的情况下,13家货主总价值接近60亿元铜精矿,竟然被第三方运走了。

第一财经独家获悉,8月初,13家货主存储在秦皇岛港的近30万吨铜精矿,突然离奇”失踪”。

根据第一财经调查,13家公司采购了多批铜精矿运到秦皇岛港,委托中国秦皇岛外轮代理有限公司(下称”秦皇岛外轮代理”)或秦皇岛外代物流有限公司(下称”秦皇岛外代物流”)做报关、货物仓储、货权保管等相关工作。这两家货代公司为母子公司关系。

上述第三方则被指向一个关键人物–刘宇。刘宇实际控制的宁波和笙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”宁波和笙”)、葫芦岛瑞升商贸有限公司(下称”葫芦岛瑞升”)被指涉及此次铜精矿事件。

“根据我们了解,8月1日前后,共有13家货主被货代公司电话告知货物出现问题。”涉事贸易商相关负责人张明告诉第一财经,发现货物出事后,相关各方召开了质询会,货代公司对相关情况做了一些说明,承认在未取得货主放货指令情况下无单放货。”

根据货主反映,在质询会上,刘宇自称是他及关联方给货代公司下达了放货指令,货代公司也承认在没有各方货主的指令下将货物放走了。有贸易商负责人称,刘宇自认与秦皇岛外代物流一起进行无单放货的行为长期存在,秦皇岛外代物流在现场未予否认。

除刘宇及两家货代公司外,负责港口实际作业的秦港股份(601326.SH)是否对货物失踪负有责任,也引起了货主方的质疑。

有资料显示,货代公司与秦港股份签有港口作业合同,委托秦港股份负责港口的货物装卸、堆存及出入库管理等事项。

秦皇岛外代物流、秦皇岛外轮代理、秦港股份均为河北港口集团旗下公司。对于巨量铜精矿”失踪”的经过、原委,第一财经记者向河北港口集团及其下属公司求证,各家公司接到电话的相关人士均称,目前尚不清楚具体情况。同时,第一财经记者也多次联系了刘宇及其关联方,其中刘宇和葫芦岛瑞升的电话未接通,宁波和笙相关人员称不了解相关情况。

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,目前13家公司已报警,公安局经过初步调查后,认为刘宇涉嫌合同诈骗,并出具了《立案告知书》。

近30万吨铜精矿失踪

第一财经从多名货主处得知,13家货主得知存放在秦皇岛港口的铜精矿大部分灭失,是在8月1日前后。涉及货物数量近30万吨。

“8月1日,我们公司被秦皇岛外代物流告知,在没有放货指令情况下,我们公司的铜精矿就被全部转出堆场。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,秦皇岛外代物流才出具了情况说明。”一家贸易商的相关负责人肖利对记者说。

另外,郭安所在的贸易公司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。他告诉记者,其所在公司之前去盘库、监货时货物均在。”8月1日突然收到通知说货没了。秦皇岛外代物流提供了一个情况说明,说货物在没有我们书面放货指令的情形下,经由秦皇岛外代物流擅自放给第三方,目前货物未存储于堆场。”

那么正常的放货流程是怎样的?多家货主反映,按照他们跟秦皇岛外代物流的合同规定,货主通过指定的联系人Email发出加盖货主公司放货专用章的放货通知书,货代公司在收到后需立即回传确认相关信息的真实性,并验明提货人员的身份情况,方可给提货人办理提货手续。

“秦皇岛外代物流给每家出了一个加盖其公章的情况说明,承认是他们无单放货,也就是无货权人指令放货。”一家贸易商在秦皇岛港现场跟进的风控人员罗辉称。